今昔不同往日,网工扫荡后的遗漏之鱼(钓鱼)

钓鱼入门 2022-11-22 14:58:14

不相信小野沟里的鲤鱼没了

图文/仲渝

前天(11月18日周五)的下午过来,无论是从资源、天气,还是钓位(野钓三要素)都是最佳的时间段——可是,却一条鲤鱼都没有见到……

时间:2022年11月20日

地址:庄庄小野沟

天气:小雨转阴再转多云,16度至11度,东北风1级,气压1016百帕

水深:1.7米

鱼竿:6.3米+5.4米

线组:3+2

浮漂:2.7克醒目鲤鱼漂

鱼钩:伊势尼5号+6号

饵料:老坛甜薯玉米+红虫+蚯蚓+通杀香+螺腥鲤等

鱼种:鲤鱼。

不相信,这么好的小野沟,那么多的鲤鱼,就突然的没了——今天上午再次路过附近,就自然而然地又来到了雨后的庄庄小野沟——也算是特意过来,再试一次小野沟里,到底还有没有鲤鱼……

于上午8点56分到达了——雨停了,但天还阴沉沉的庄庄小野沟。还不错,“丁”字回水湾的老钓位及新钓位都还在,除了北侧小桥上有三位钓友,正在垂钓外,还没有其他的钓鱼人——好!就是喜欢这样的环境——人少——安安静静的各钓各的鱼……

虽然,今天的温度挺好,16度至11度,还温差特别的小,还是选择了新钓位——回水湾的最深处。继续老坛玉米打窝,新钓位、老钓点,水底情况了如指掌……

于9点07分,双杆出鞘——目标鱼——依然是回水湾里的大小鲤鱼。六米三的还是老传统——6号双钩伊势尼挂老坛玉米,五米四的继续5号伊势尼,一钩蚯蚓一钩红虫,六米三的守钓,五米四的逗钓。

垂钓近四十分钟,六米三的双钩玉米,一动没动,五米四蚯蚓红虫,下杆就来口,抬杆——什么也没有,知道又是麦穗鱼在捣乱。

时间很快地就来到了,上午的9点41分——难道要打龟不成。思虑一番后——还是拿出了“通杀香”及“螺腥鲤”,一样一半,醒饵以后又加入了百分之二十的拉丝粉,百分之三十的“鲤食鸣”——收饵成团后,搓饵钓——还是主攻鲤鱼……

十分钟、过去了,半个小时、过去了,一个小时也过去了。除了麦穗闹,鲤鱼一口都没有……只得拿起五米四的杆子,来到了秋天时的老钓位。这时,电话突然响起——原来是小崔打来的——问我在什么地方玩?并让我把具体的位置发给他——他也要过来看看……

刚给发送完了位置,也就是来到了老钓位上十分钟,发现浮漂似乎来了一个缓慢的点顿,知道是鲤鱼来了——此时此刻——瞬间提高了百倍的警惕(来一尾鲤鱼太不容易了)在连续的两个点顿后,浮漂被迅速顶起六、七目——还等什么——果断提竿——哇!好重——分量够大,杆子刚刚抬起三十度角时,又瞬间被拉进水中(竿稍),只听得鱼线发出了悦耳的破风之声——通过左右八字回鱼,终于把鱼拉了回来——抗住了东一窜、西一闯——有两次差一点就窜进了水草里。经过六、七个回合的搏斗,终于被拉出了水面——那红红的大尾巴——哈哈!还真的是不小——多亏了小崔来得及时,迅速去了新钓位上,拿来了抄网——有惊无险——目测3斤有余、既漂亮又丰满的大鲤鱼(后来实际称重2.8斤)。

上了一尾大鲤鱼后(可能有钓友会说:就这么点小鲤鱼苗,还称呼大鲤鱼……我只能说,我这里野钓资源一般、很一般,三斤左右的鲤鱼,我们就叫大鲤鱼……)时间来到了快中午的12点。小崔喊:——桥洞这里有大货呢!我又拿起了五米四的杆子,转身来到了桥洞处——还不错,在几个拖逗后,就是一个一黑到底的黑漂——我,打——只是一个顿挫——什么也没有(起杆稍微早了一点)。

在老钓位上——看新钓位……

12点47分,北侧又来了两位玩传统钓的钓友。

下午快二点时,我又回到了新钓位,主要是考虑到,新钓位是这个回水湾,乃至整个小野沟里的最深处,鲤鱼都应该停留、扎堆在这里呢!(顺便简介一下:庄庄小野沟长度二公里左右,平均水深1米左右,我的回水湾处新钓位,水深1.7米……)

14点01,老钓位上来了一位小钓友,熟悉的、附近村子里的年轻人(好像天天在这里钓鱼,因为我来一次就会碰上他一次……)问我钓的怎么了?——我说只有一条鱼……

15点30,身后来了两位只有一面之缘的老钓友,问了一下鱼情——之后说,你已经是非常不错的了——上了这么大的一条鲤鱼呢!昨天他俩钓了一下午,一条鲤鱼都没见到——据说有网工夜里来扫荡过呢……

果然,在两位老钓友走后不久——下午的四点四十分——在如此光天化日、众位钓鱼人的睽睽之下,可恶的网工真的来了……距离近的钓友,都无奈地收杆走人——看看也就这样了,也提起了鱼护——又是一条鱼(成了沟冠的一条鱼),收杆撤离——多么好的庄庄小野沟,就此报废了——再想找到如此这般的野钓资源,短期之内,恐怕、已经是没有可能了。

放大拍摄,可恶的网工在下网……

再见了,小野沟,带给我——许多次快乐的小野沟——再见了、再见!!!

2022年11月20日于庄庄小野沟